法国作家玛丽·达里厄塞克:没经历过沧桑,不足以谈美

www.lilai99.com

2018-10-16

  法国女作家杜拉斯在小说《情人》的开头,写下了一句让无数女读者痴迷的话: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,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。

这并非一个男人的花言巧语,因为在法国,他们眼中的女性之美,的确是饱经沧桑。   3月19日,法国著名女作家玛丽·达里厄塞克在成都,与女作家洁尘以“女性写作与东西方女性审美”为主题,展开了深入的探讨,其间的碰撞彰显了两位不同国籍女作家有趣的灵魂,她们对作品的自信、对女性身份的骄傲以及对女性美的认知,更是无限扩充了观众的想象力。 玛丽说:“中国最美的是吕燕,至于法国,对我而言,漂亮的脸蛋是杜拉斯差不多80岁时的脸!”  玛丽·达里厄塞克于1969年生于法国巴约纳省,19岁时便以一部短篇小说获得青年作家奖。

1996年出版的《母猪女郎》一书将她的写作生涯推上高峰,已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。

此后,她写了20余本书,一直在坚持创作的路上。

  出现在成都读者面前时,玛丽全素颜,灰蓝色的外套搭一条咖色麻质围巾,随意得像刚刚走出她的书房。 谈及笔下写过的女性形象,玛丽坦言从《母猪女郎》开始,她对自己塑造的女性就有了一个定位,“我所写的大多数女性都跟母猪女郎一样,美丽、天真,但最后爆发出很强大的力量。 ”  玛丽非常赞同女性独立、坚强、无畏,“我们作为女性作家,是幸运的,我们可以讲述对这个世界的看法,甚至讲述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所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,比如被控制、被歧视,发出声音很重要。

”  玛丽认为,现在这个时代,对女性作家很有利。

“我相信中国也是一样,以前大多数都是男性作家,而现在是男女作家一半一半。 ”  无论是最初的手写,还是后来的电脑写作,玛丽都属于一口气要写完一本书的那种,“我的节奏是这样的,用一年半来写一本书。 头六个月让自己幻想,但从来不做记录,然后拿半年时间来写,最后再拿半年时间来重新读,读的过程中进行修改。 ”玛丽笑言写作真的是一个不容易的职业,但写了几十年,她仍然充满激情,“没有想过要换职业。

”  但凡看过《母猪女郎》这本书的读者,就知道玛丽在书中描绘的美女形象是“不做任何运动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活动,我的身体比以前更结实、更柔滑、更丰满了”。

当玛丽谈及自己心目中最美的中国女性时,她说是吕燕。 这个塌鼻梁、小眼睛、厚嘴唇,脸上长满雀斑的国际超模,玛丽认为:“她自然、舒服,而且非常自信。

对我而言,漂亮的脸蛋,是杜拉斯差不多80岁时的那张脸,其他,漂亮的模特?年轻的美女?我看不到她们。

”相关新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