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部瓷都四川夹江陶瓷企业何以进退维谷

www.lilai99.com

2018-10-06

  “现在骑虎难下,不敢再投资了”  “如果企业停产搬迁,重新建厂达产至少需要两年时间。 但企业停产后,工人面临失业,企业还贷困难,还有企业三角债……风险很大。

”早年曾担任过县环保局副局长的宁安全,呼吁给企业更多时间。   一些手续合法、环保达标的企业,因“退得了城、入不了园、转不成产”而焦虑不安。   “有一个企业刚花几十万检修设备,结果让他6月30日停工。

现在企业都不敢做检修,担心随时都有可能被叫停。 ”毛晓勇说。   还有部分企业反映,“退城入园”中存在暗箱操作,称一家知名陶企获批留在园外,一家原本应在6月底停产的企业至今仍在生产,导致部分企业担心政策松动,产生了观望情绪。   夹江县经信局副局长江毅并不否认这种现象。

他解释说,前者厂区远离城区主干道才获得“赦免”,后者因有少量艺术陶瓷生产,但只获准运行到9月20日。   四川新顺通天然气公司是当地唯一的工业燃气供应商。 在全县“煤改气”动员会上,该公司领导公开承诺不涨价、有气用。   “气荒、涨价一个都没落下!从去年11月到今年3月,很多企业都因缺气停产或半停产。 ”受访企业对新顺通违约失信表达不满,称之为光涨价不降价的“气老虎”。

  面对企业的诘问,新顺通公司负责人也感到特别委屈。 去年冬天持续出现气荒,是由全国供气形势决定的,既不是企业经营行为也无法左右。   “当时,每天缺口达八九十万立方米,只有计划供应量的三分之一。

我们也只能按上游的调度供气。 ”该公司副经理许靖解释道。

  由于自身气源供应不足,新顺通公司补充进口天然气。

为避免价格倒挂发生亏损,他们对这类非管制资源按市场价格交易,导致供气价格随之上涨突破限价。

  如今,宁安全听说邻县正在做集中供应水煤气的平台。

他希望等对方运作成熟后,再向上汇报,看事情能不能有所转机。   有数据表明,陶瓷产业年均10万人的用工需求,使夹江成为外出务工大省四川为数不多的劳务输入县。

  与地方政府提出“高端化、新型化、融合化、多元化”,力争2020年陶瓷产值突破500亿的发展愿景相比,当地陶瓷企业的看法却不乐观。

“现在骑虎难下,不敢再投资了。 ”杨未、郑富良等人的心态颇有代表性。

  可见,夹江陶瓷已走到了转型升级的“十字路口”。

如何运用环保治理的“金刚钻”,干好产业发展的“瓷器活”,对地方政府来说是一篇大文章。